难道我们不是人

  • 文章
  • 时间:2019-01-19 11:22
  • 人已阅读

在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之际,中央电视台一套、湖南卫视在黄金时段同步推出了大型电视连续剧《毛泽东》,观众反响热烈,各方面好评不断。该剧以20世纪初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中国社会为背景,把毛泽东放到时代历史的情境中去塑造,以人带史,集中反映了毛泽东从一个乡村少年成长为党和国家领袖,凝聚全党智慧力量,领导人民推翻专制统治,追求民族解放,建立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光辉历程,全景式地还原了近现代中国一段历史,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结合,具有史诗般的品格,作了多方面探索创新,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文艺创作的一部里程碑式作品。首先,《毛泽东》成功地在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中塑造了领袖形象。毛泽东是新中国的开国领袖,在建党建军建国和建设新文化等方面功勋卓著。以他为题材进行影视创作,稍不注意就会走到英雄创造历史的老路上去。这是以前此类题材创作很容易犯的一个毛病。当代中国早过了英雄创造历史的时代,但无论何时何地,英雄永远都会是一个民族国家的个性标志和精神旗帜。尊重历史,尊重包括英雄在内的每个个体的价值贡献,一个民族国家才能英雄辈出,活力四射。因此,如何处理领袖与人民的关系,做到既尊重史实,又避免“高大全”、把领袖神化,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该剧的成败,尤其需要注意准确把握,精确拿捏。该剧创作之初就确定了塑造“人民领袖”的艺术定位,把领袖形象放到人民中间去塑造。这一理念在创作生产的每个环节都得到贯彻。剧中的青少年毛泽东求知欲强、勇于任事、大胆担当。这种个性使他在一些人眼里近似于现在的“问题少年”,是父母和亲朋好友的教育帮助,让他走出韶山冲,开阔了眼界,逐步成长成熟。成年后,他探求真理,寻找救国救民道路。电视剧将他放在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中进行叙事,集中展现他指挥若定的战略家风采、挥斥方遒的诗人气质,红花绿叶相互映衬,相得益彰,突出他领袖群伦的精神气质。作品还特别重视描绘他与劳动大众的鱼水情。他深入群众,找到了革命的力量之源,形成了群众观念,树立了人民意识,思想和行为有了深厚的现实根基。剧中的毛泽东呼应时代社会的要求,坚定不移地以为人民服务为旨归,坚持人民立场,代表人民利益,反抗专制,追求劳动大众和民族国家的自由解放。正是这种立场和选择,使他和他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站在了中国社会进步的至高点上,得到全国人民的衷心爱戴和拥护,为赢得全国胜利、建立新中国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为达成这一目标,该剧铺陈了大量感人的细节。如,他在长沙深入群众调查研究,发动工人、学生开展斗争,在延安现场调解老百姓的婚恋纠纷等。同时,穿插许多场景,直接书写人民群众参加革命,支援前线,揭示人民的主体作用,展现蕴藏在人民中的巨大力量,在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中,再现了毛泽东高超的领导智慧和崇高的人格魅力。这种视角选择当代观众审美要求,产生了最佳的艺术效果。其次,将毛泽东还原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展示领袖的真情真性。《毛泽东》是一部带有个人传记色彩的作品,不可避免地要介入到他的家庭生活和感情世界。由于历史原因,有的人把毛泽东当神顶礼膜拜,也有人把他当圣人、“完人”来要求,求全责备,甚至把种种不实之词强加到他头上。《毛泽东》以人为本,站在时代社会的高度,从韶山少年写起,还原他的普通农家子弟身份,将笔触深入到他的家庭和情感生活中,写他与杨开慧、贺子珍的真挚爱情,对弟妹的关心爱护,对儿子毛岸英的严格要求和父子情深,十分贴切地挖掘他为人夫为人父兄的常人情感,有血有肉,生动鲜活,塑造了一个敢爱敢恨、有情有义的真心英雄形象。在血与火交织的重大革命中,这些元素的介入,既使作品有了丰实的题材厚度、宽广的人性内容,也使作品的艺术结构和表达有了更大的选择空间。这种人性人情通过他与战友同志工作、交往中的亲密无间、襟怀坦白、诙谐风趣,也得到不同程度的呈现。他对待自己的马夫老孙的情节尤为典型。马夫老孙跟随毛泽东多年,中央离开西柏坡时,他得知毛泽东有车坐,用不着骑马了,悄悄请求调离,不辞而别。获悉情况后,念旧情的毛泽东在中央机关已准备好出发进城时,却像个小孩子一样耍起了性子,一定要把老孙找回来,任周恩来等中央领导怎么劝就是不肯动身。进北京后,他如约请老孙坐在一起看戏,却忍不住烟瘾,不顾危险私自一人外出抽烟,在党小组生活会上受到老孙的尖锐批评。他开始似有些强词夺理的辩解,以及最后诚恳的检讨,深刻地揭示了一个领袖在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同时,作为一个正常人的真性情,塑造了一个情感充沛、可亲可爱的领袖,感人至深,丰富了毛泽东的艺术形象,拓宽了重大革命创作的题材和艺术表现形式。第三,以史实为依据,艺术地展现时代历史风貌。如何处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是困扰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一个带普遍性的问题。这方面,《毛泽东》也提供了有益的经验。由于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特殊地位,该剧几乎牵涉到20世纪中国所有重大事件、历史人物及其评价。据统计,该剧有名有姓的出场历史人物达963人。一部电视剧要容纳、梳理这么多事件和人物关系,是史无前例的。为确保史实无差错,作品在国家权威部门直接指导下,遵循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原则,精益求精,对涉及的每个史实都作精细地核对、考证,顺应当代观众渴求客观真实的审美期待,通过回到历史的情境客观展现毛泽东的历史功绩,力求实事求是,不争功,不委过。对陈独秀、博古、李立三等人在特定历史时段的贡献、自省和真实的工作状态也有所展示。对蒋介石等国民党代表人物,既写出了他们反共反人民的一面,也从民族国家的角度表现了他们抗日爱国的一面,没有刻意丑化、矮化,呈现历史人物的原貌,呼应了当下国共合作、两岸和解的时代潮流,展现了历史和历史人物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对历史真实作了精准把握,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毛泽东》是一部电视剧,既要忠实于历史,也需要积极进行艺术虚构和想象,在精心的艺术营构中,给人以美的享受。作品在这方面也有独特的创造。如重庆和谈时,民主党派人士邀请毛泽东、国民党要员一起看戏。国民党人要看《负荆请罪》,民主党派想看《将相和》,毛泽东却出人意外地点了《大闹天宫》。这一情节纯属虚构,却非常真实地揭示了当时中国社会三种力量的不同立场、选择,有画龙点睛之妙。猜谜一场戏也是。国民党把抗战胜利归于“蒋干”,认为是蒋介石的功劳。毛泽东却给出了“共工”的谜底,大义凛然地宣扬共产党对抗战的功绩,将功劳归于人民,机智地化解了敌意,赢得了喝彩,把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结合在一起。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一直被一个强国富民的伟大复兴梦所激励着。这个梦的实现,是从建立独立自主的新中国开始的,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抗争和奋斗。革命历史远离,岁月让这段历史蒙上尘埃,一些人习惯于把历史切割得支离破碎,任意曲解,不知何来,也不知所往。对此,习近平同志深刻阐明,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既相互联系又相区别,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决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电视剧《毛泽东》的创作贯彻了这一思想,以独特的艺术表达,书写了那个时代中国人追求实现他们的“中国梦”的历史进程,向今天的人们讲述了毛泽东是个什么样的人,回答了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怎样的党的问题,重新发掘出了“为人民服务”“人民民主”等代表我们这个民族国家正能量和核心价值的思想观念,让今天的人们更好地认识毛泽东、理解毛泽东、崇敬毛泽东,也更准确地掌握民族国家走过的那一段峥嵘岁月,对历史有更深刻的认识和思考,为实现新时代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作者单位:湖南省委宣传部)责任编辑马新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