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夜如歌

  • 文章
  • 时间:2018-10-09 08:55
  • 人已阅读

无论如何,与这样一个夜晚相遇,老是冥冥之中必定的机遇?

?

如水的月光,如水的凉风,如水的音乐,整个夜晚被从幽静蔚蓝的湖底慢慢涌出的水浸湿了,浸透了,散着水的微香,向远方散布,散布.......?

?

浅蓝色渐染的长裙和顺的拍打着小腿,长发在风中如水藻般招摇。喜欢长裙,更喜欢蓝色的大摆长裙,它会让我认为本身是一尾鱼,在大陆深邃深挚的呼吸里游动,轻捷而自在。

?

在海里我能够恣意摆动我蓝色的鱼尾,舒展我的双臂去拥抱柔嫩的海藻,抚摸从身边游过的斑纹灿艳的小鱼,观赏半张的蚌壳内熠熠的珍珠......

?

我闭上眼睛,一点一点向蓝天靠近。人类糊口在陆地上,便拥有了缅怀大陆和天空的权利,两种无边无际的蓝会吞没你对这纷纷扰扰的尘世所有的不满与抱怨。

?

起头缅怀它们,就像听到一个无比轻柔的声响对你说:“嘘!不要说话,听--”这声响如斯有魔力,你不能不乖乖听她的话,放下烦扰着你的十足,听大海与天空无言的歌,心中立即如雪原般圣洁。

?

目下夜凉如水,与设想中的深海无异,海中有人鱼唱晚,目下有男子轻吟“水夜如歌”。

上一篇:心田

下一篇:禁鞭真好